南非人需要冷靜下來,剖析馬里卡納(Marikana)礦 區血案的原因。總共44名工人和警察在這起事件中喪生。南非總統雅各布?祖馬(Jacob Zuma)任命的司法調查委員會或許會查明真相。但我們必須停止在誰開的第一槍這樣的問題上糾纏。重建信任需要所有相關方面付出艱苦努力。這次的爭端十分復雜,它是南非社會現狀在政治上的一個縮影。

南非馬里卡納罷工工人關鍵問題是,在實行民主18年之后、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成立100周年的2012年,為何還會發生這種事情?馬里卡納慘案標志著領導層在所有方面的全盤失敗。

南非飄蕩著越來越濃厚的躁動氣氛。在小鎮、鄉村和棚戶區,人們對民主感到不滿,因為他們只能看著極少數精英享受民主果實,自己卻什么都沒有得到。許 多他們曾經尊敬的領袖已經拋棄了小鎮,過上了奢侈的生活——那種在過去只有住在綠樹成蔭的近郊住宅區里的白人才能享受的生活。這些領袖早就不接觸社會中正 在發酵的不滿情緒。令情況更加復雜的是,一個新的“掮客”精英階層崛起,他們善于巧取豪奪,并且肆無忌憚地腐蝕著政府官員,以下三濫手段達到中標目的,竊 取各類牌照。這些人打著激進的民粹主義旗號,暗地里干著盜國的勾當。他們的煽動性言論令已經十分棘手的現狀變得更加糟糕。但這些人的話打動了人數不斷增長 的社會底層群體。

財富不平等的丑陋現象確實令人憤怒和焦躁。窮人們很清楚自己在選舉中不過是炮灰而已。隨著一種新型種族隔離制的興起,南非民眾在震驚之余不禁自問:“我們的社會為何充斥著暴力?”

因為缺少強大、合法的政治組織,社會將暴力視為領導人唯一會聽從的意見表達方式。這是一種惡性循環,貧窮和被遺忘的群體恨不得燒光一切代表政府的組織,不論是學校、圖書館,還是公共建筑。

真實的怒火,需要拿出真格的政治解決方案來平息。

南非警方有軍事化傾向,武器裝備綽綽有余,但訓練不足。南非政府就利用警方力量推行政令,但在當前這種緊張的氣氛中,狹隘的治安手段是行不通的。

馬里卡納所屬的南非西北省(North West Province)鉑礦區的發展,為建設新型、不分種族的未來城鎮提供了契機。然而,我們在現實中看到的卻是:不正規住宅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各類種族隔離做法,以及南非實行種族隔離制度時期的那種空間規劃。

隨著全國各地的人涌入鉑礦區找工作,人們對有限資源的爭奪是不可避免的。而我們對南非經濟領域中不斷滋長的不滿情緒視而不見。

可悲的是,Lonmin公司似乎對其工人的生存條件毫不在意。這提醒企業領袖們,必須把社會穩定問題納入企業議程,而不能袖手旁觀,認為那都是地方政府和政要們的責任。

馬里卡納事件應該令工會、政界和商界的領袖們警醒。這里的礦場出產的鉑是一種貴金屬,可許多礦工卻住在簡陋的臨時房里。

如今,有1500萬南非人靠每個月領取救濟金才免于挨餓。在結構性失業問題嚴重的背景下,普通工人靠著一份最低標準的工資最多要養活八個人。勞動力市場調查數字顯示,50%的工人月收入低于3000蘭特(合350美元)。這50%的工人中,許多都是全家唯一掙錢的那個人。

南非民眾已經受夠了南非領袖們的各式借口。他們希望領袖們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不是成立更多工作組、發布更多政策聲明、召開更多會議。他們希望領袖們拿出行動來改善自己的日常生活,讓居民有水用,讓孩子在學校里有課本用,讓診所里的病人有藥治病。

南非大多數民眾相信,我們有可能創建一種社會融入與發展模式。馬里卡納事件帶來的教訓應促使我們迎難而上,選擇將民眾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發展道路。

在發生像馬里卡納事件這樣的災難之后,要讓整個國家恢復正常運轉,帶領國家走上成功的民主之路,這對任何政治領導層都是一個終極考驗。

本文作者是南非工會聯合會(Congress of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s)第一任總書記,在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執政時期曾任內閣部長

原文鏈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254